生涯规划认证班 12/09 - 12/11北京立即报名
4000412500工作日 9:30-18:30
菜单logo
电话咨询
课程与服务文章测评活动
生涯规划认证班生涯咨询实战班企业生涯版权课实战班近期课程安排一对一专业咨询「选对」职业发展平台
首页 / 最新文章 / 列梦想清单前,先列一个“恐惧”清单 | 选自赵昂新书《在人生拐角处》

列梦想清单前,先列一个“恐惧”清单 | 选自赵昂新书《在人生拐角处》

赵昂
赵昂/ 新精英资深咨询师  2016/01/08
阅读3747

我们在展望未来的时候,有些想法会若隐若现,一边是笃定的心向往之,一边又似有重重障碍难以跨越。

时间久了,也就愈加搞不清楚自己的定位了,不知道自己到底适合什么,到底能做什么。时间久了,就会盘踞在熟悉的领域,越来越无能,一面呼唤着理想,寻找着定位,一面又在捍卫无能中,变成了侏儒。

忙得没有意义

一个周三的上午,我坐在了咖啡馆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汽车,匆匆赶路的人们。

我在等一个来询者—徐玲—一家知名培训机构的英语老师。医学专业硕士毕业,本来是硕博连读的,读着读着读不下去了,不愿意做实验,不愿意写病历,不愿意分析数据,所有医生要做的事情似乎都不喜欢。

于是,本来的博士学位也不要了,直接硕士出关。开始还找了一个与医药相关的工作,在医药公司做研发,后来直接辞职。靠着自己英语不错,上学的时候考过托福,考过雅思,于是就转行做起了英语培训。

我猜测,这是一个自我探索的勇士,同时探索尚未定向,不能从纠结中解脱。比预约的时间晚了五分钟,徐玲满头大汗地坐在我面前:“抱歉,赵昂老师,有个学生给我打电话,请我帮她解决问题,来晚了。”

我打量了下徐玲,穿着朴素,微胖,眉头似乎皱着,语速快,说话的时候,眼珠转动得也很快。“没关系,喝点水吧。”我招呼道。

她缓了缓说道:“我们做英语培训的,看上去很自由,可是忙起来能把人忙死,有时候好几个月没有休息时间,一直讲课。”徐玲已经开始讲自己的工作了,我忙接过去:“培训讲师确实是忙,也让很多人羡慕。那么,你目前的困惑是什么呢?”

“忙得没有意义,这或许就是来找您做咨询的主要原因吧。”徐玲讲起了她的职业困惑:讲师做了两年,已经没有太多新奇感了,重复、大量而有压力的重复是让徐玲不想再做老师的主要原因。“在工作中,做老师有时候确实能改变人,那是应试培训之外的事情,也会得到学生们的认可。”

当一个人感觉忙得没有意义的时候,就已经走到理想的大门前了。你是会徘徊之后走开?还是会叩响大门?

理想出现,杀手也出现

我很好奇徐玲的探索,问她:“你对自己的发展,有什么期待吗?”

“我特别喜欢人文社科领域。”徐玲开始讲起了自己的兴趣。她讲自己喜欢哲学、喜欢历史、喜欢心理学、喜欢社会学,偏偏大学的专业选了一个理工类的医学。

她现在有很多对梦想的憧憬,然后用了几个特别特别想:“我特别特别想在国外做严谨的科学研究,特别特别想通过研究社会科学来提升自己认知社会的能力,特别特别想在自己能力提升之后,可以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

“有什么具体目标吗?”这样的描述显得有点笼统。“嗯。”徐玲有些犹豫。我看得出来,犹豫得要接近问题了。于是问:“在你的想法里,有自我实现,有助人,有智慧,是这样的吗?”我不管她的犹豫,继续推动她说出自己的想法。

“老师,你说得对,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不想只看目标,而忽略目标背后的价值。”我认同地点点头,徐玲继续慢慢地说,“其实,我就是想追求智慧。”

在徐玲看来,与智慧相比,其他的价值都会退后。她甚至给自己勾画了一个理想的场景:致力于某个社会问题的研究,和一群智慧的人有着思想上的碰撞,自己的研究推动着社会的发展,给人们带来更多的价值。

看上去似乎很清晰了,我知道,真正的问题也就要出现了:“这样一个美好的理想,你会为它做些什么?”如果来询者还能顺利地讲出接下来的计划,咨询基本上就可以结束了,但往往这时候纠结和困难也要出现了:不可能,不确定,不容易,是理想的三个杀手。

果然,徐玲说:“赵昂老师,我这样的想法可以实现吗?我怎么觉得自己在做梦呢?我的专业不对口,想做研究还得继续读书,我又看不上国内的研究氛围,出国的话需要很大一笔费用,我现在30岁了,刚刚结婚,家庭也需要钱。而且,我之前的职业变换让我没什么积蓄。有没有一个能整合我所有需要的职业呢?能满足兴趣,又能不让我纠结的?”

理想的三个杀手出现了:

不可能:我怎么像是在做梦?

不确定:还有没有别的可能性?

不容易:实现起来太困难了!

不可能,要搞清楚对不可能的担心是什么。很多时候,人们只是来寻求一个确认。

不确定,很正常,只有分析了资源,再拉回到现实中,看清第一步,确定性就有了。

不容易,是一定要面对的。容易的想法不是理想,是计划。把不容易实现的理想变成计划,需要勇气和智慧。

恐惧清单

这三类问题总是很容易混在一起。内心有恐惧,所以告诉自己不可能,回来找退路:还有没有别的可能性?

一切,皆因恐惧而来。我要帮她逼出恐惧:“对这个理想,你的担心是什么?”

徐玲沉吟道:“我觉得这些理想不一定能够实现,太陌生了,我感觉这些梦想似乎不是自己的。如果我觉得自己可以胜任的事情,不管别人认为有多难,我都会去做,而一旦我自己有担心,我就不敢有任何行动。事实上,我有拖延的毛病。”

这是一种随时启动的安全保护,我们无法达成理想、不能有所行动、总是会拖延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内心有恐惧,却从未去直视它。对付恐惧的方法,就是先看清这种恐惧。恐惧清单,就是让你和恐惧有一个近身肉搏战。

我给徐玲一张白纸,让她写下所有的恐惧,越具体越好。然后我逐项问她:“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那会怎么样?”一直问下去,直到她回答:“就只能这样了。”

对每项恐惧按照影响程度打分,然后把那些可以接受,可以避免,可以预防的项暂且打钩。然后从剩余的恐惧中,找出最先克服的三项。

徐玲因为停留在理想中太久了,以至于以为那永远只能是理想。一旦将理想和自己链接,内心的恐惧会先将其拒之门外。对付恐惧,先看清,就解决了一大半。然后,准备死磕。

谋生的撕扯

“可是,赵昂老师,这不仅是我的担心和恐惧,也确实是困难啊。读书需要钱,家里需要钱,父母那边也需要钱,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了。”徐玲指着白纸说。

我迅速地做着判断,来询者处于两类需求的撕扯之中:一方面是谋生,另一方面是自我实现。如果简单地说先实现哪一方面的需求,其实是没有意义的,既然被撕扯,对来询者来说,两个方面都很重要。

我想,与其纠结理想,不如直接拉到地面上来:“看来,你的主要问题是经济问题,那么说说你的收入情况,还有你的支出情况,以及你自我实现需要的经济储备。”我顿了下,“不必列出具体数字,只列出项目就好。当然,这些也都会保密。”

这居然是徐玲没算过的账!很多时候,我们的恐惧都是源于内心那个看不见的小鬼,一直在说话,可总也不见面。

一张白纸,分为两半,一边是收入,一边是支出。算下来,收入并不少,但好像支出都是看着收入做的,有多少花多少。支出项目里,都给了父母、兄弟姐妹,即便他们似乎并不缺钱。

“这些支出对你的价值是什么?”我的这个问题让徐玲沉默了很久。“我只是想让他们都过得好一些,但是他们似乎又不领情,一点都不体谅我,我这么辛苦地讲课,挣的钱给他们,如果有件事没满足他们,就会落下埋怨。”徐玲似乎很委屈。

“你充满了怨气,这又怪谁呢?你在做着讨好别人的事情,这种讨好是把自己的价值绑定在了别人身上,一旦从别人那里拿不到自己想要的,就会有失落,就会觉得自己不值得。所以,你在谋生上的付出会让你更加失去自我,更加不独立,内心的挣扎就会更加剧烈。”徐玲显然被击中了,开始落泪,为着那个不值得的自己。

算算看,如果不为讨好,你的支出又会怎样?徐玲认真地浏览那份支出账单,慢慢地画掉一些项目。出乎意料地,她又添加了一项,那是和家人一起旅游。她说,那是她希望享受的时光。

算完理想账,徐玲慢慢抬起头说:“我明白了,对于理想,我其实既恐惧,又焦虑。找到自己的节奏,实现理想的过程会让自己充实而快乐。”

值得做的事情都不那么容易。我在白纸的空白处写下了一句话:你是愿意死在追求梦想的路上,还是愿意死在遗憾于梦想没有实现的床上?

我告诉徐玲,如果再有质疑,你就问问自己。咨询做完,我独自一人在咖啡馆发呆。

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幅画面:每个来咨询的人都挑着一副担子,气喘吁吁地奔过来,向我求一件神器,可以举重若轻、健步如飞的神器。咨询结束,要么是放下了担子,要么是调整了平衡,要么是恢复了体力,要么是换了换路程,担子还是那副担子,挑夫还是那个挑夫,不分裂,不纠结,力量自然就产生了。

转弯看见

我们对生活和工作的美好期待往往被扼杀在萌芽阶段,甚至还没有开始,就会有三种念头:这不可能吧?一定会这样吗?会不会很难?我们止步于恐惧,而非能力资源的限制。干掉恐惧的方法简单易行:具体地写出来所有的恐惧,然后,像小学生考试一样,把会解的题目做对,不会的,先放弃。

赵昂老师新书《在人生拐角处》,一本让你从别人的故事中找到自己生涯答案的书,如果你正在各种职场、生活、梦想的问题纠结中消耗能量,这本书就是专门为你写的!

点击这里直达购书地址!

赵昂

相关文章

个人发展
亲爱的纠结癌病友,你人生遇到的纠结事,这4个方法都有解你的成长,注定与痛苦为伴带着美好世界的心去面对客观的职场,你准备好了吗?你之所以羡慕身边的人,是因为你不知道这些大学生如何做职业选择和职业规划? 你有“无聊综合症”吗?

课程目录

测评与资料

热门专题

关于新精英

返回顶部返回顶部在线客服在线客服关注微信关注微信